中华南方王氏===华夏王氏探源===【寻根叙谱与世系研究论坛】 → [原创]祠堂重建乌合之众入侵喧宾夺主 族权复活黑恶势力横行祸国殃民


  共有94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祠堂重建乌合之众入侵喧宾夺主 族权复活黑恶势力横行祸国殃民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新站宗祠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村长 帖子:21 积分:3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11-26 02:07:23
[原创]祠堂重建乌合之众入侵喧宾夺主 族权复活黑恶势力横行祸国殃民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07-22 18:59:06 [只看该作者]

 祠堂重建乌合之众入侵喧宾夺主
族权复活黑恶势力横行祸国殃民
    ——侧记官仓祠堂兴建始未
继二O一二年,以王志培、王思德、王守炳为首的一小撮侵略者及叛徒内奸,相互勾结,以敛财为目的,颠覆湮灭我族历史,炮制了臭名昭著的文字垃圾《五谱》(首本)后,又于二O一五年,以重建官仓祠堂为平台,敲诈勒索民脂民膏,至二O一八年春,已初具规模,总收入近两佰万元,其中仅二O一八年清明会获利达二十万。
二O一四年,我《新四谱》编辑组发表《致全族宗亲公开信》,在全面公布《五谱》谬误的同时正式宣告重修《新四谱》。对此,王守炳、王思德狗急跳墙,疯狂至极,千方百计威胁,打压,企图阻止《新四谱》编修。扬言要从仁怀(王守炳祖籍地)新站组织百余人围攻,要砸会埸、放鞭炮、开除六房等,同时组织原班人马,紧锣密鼓,秘密策划复建官仓祠堂,以转移族人视线,进一步蒙骗敲诈勒索弱势群体, 
二O一五年,“王氏军政文化纪念馆修建委员会”发布了《捐资重建新站王氏军政文化纪念馆倡议书》以下简称《倡议书》。
二O一六年三月,正式宣布组建“新站王氏军政文化纪念馆修建委员会”即汉奸组织。
  一、汉奸组织引领乌合之众
  王志培 此人“祖籍”江西省吉安府吉水县(出自《尚谱》),山寨组织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遵义工作站(用遵义豆花面、羊肉粉换来的)站长。自二O一O年以来,此人就在《中华王氏文化研究通讯》(以下简称《通讯》多次摇言:“西南王姓多数为王福之后”,“黔北王姓为xxx裔孙”,大肆炒作,至二O一二年起,就有大量仁怀,习水“八卦九子”(以下简称九子)后裔湧入我入黔始祖墓地三元坝”祭祖”。
    所谓九子(即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晟》早在约公元1778年前,现存于尚稽一宗支所藏老谱(以下简称《尚谱》)就有记载。该谱没有我三元王氏入黔始祖名讳。(《尚谱》(复印件)全文已收入《新四谱》)
  从《尚谱》至当今黔北所有转录该谱的谱本都清楚记载:王泯“从永乐二年(1404)军拨民産婚娶南京之姐不醮之妹”至”正统庚申(1440年)为火烈荆州蛮夷造反公以八封八卦奉命南征”,历35年传七代(王泯——王福——天荣——千三——王骥——应斋——王锜——彦玉),平均五年传一代。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九子上源属异类一青蛙。经考证,《尚谱》所载从一世祖王遵至五十三世祖王泯都是随意拼凑的乌合之众,其中除王旦前后三代外,其余均无血缘关系。(见《新四谱》)
    《尚谱》载有《因成诗句》如下:
 因其陣而更其名    九种灭而八卦分
 长小配房同斋字    乾坎艮震巽离坤
 随行副将威风显    赐名可才王家丁
 亲朋有问州和县    此是吾门总田根
 袁王不灭宗亲义    日将夕矣东又升
  由此证明,九子纯属谱师虚构命名,后人编谱对号入坐而矣。
二O一二年,王志培擅自私编《黔北王氏族谱》(以下简称《黔谱》),将《因成诗句》更为《彦玉祖诗》以宣示彦玉为九子之父,彦玉之父王阳降两世之后进入九子之一震斋。
  二O一八年《通讯》92期刊亡佚名文称”王震斋王阳又名王震孙”。据《遵义府志》卷三十一载:“《贵州通志》”云:王震孙,播州人,宋端平(1234—1236)初,元兵犯蜀,解难息民,事闻授从义郞,总重庆路兵马铃辖。王梦麟《谱序》云:同太原嫡系入播者有一祖震孙,总重庆路兵马提辖,与余介犄角,保障川东,当即播州长官王氏祖”。
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讨論。
一是王震斋王阳又名王震孙,宋端平(1234—1236)人生彦玉(1441年战息而后,落业为家)相隔两百多年,要请多少外人帮忙?
二是九子之父彦玉反生出王震斋王阳又名王震孙,是传统技术“蘖繁”还是现代科技?
筆者再提醒一下仁、习、赤的一帮文痞,你们九子后裔除了是“蛙福”直系以外,还属鲜卑拓拔中未汉化一族。“有北魏之时,因孝文皇帝三日而薨,改为拓拔迁杨枊街,暨家落难,因朝无帝,去皇为王,以王为姓”;“北魏无皇王姓出,山东太原叶根深”(见《黔谱》6-7、79页)。
    据史料记载:公元前250年,秦孝文王即位三日而薨;北魏孝文帝生于公元467年,在位二十九年(471-499)。拓跋一支多数已融入汉文化,唯彦玉一支仍属与汉文化相悖一族。比如:王皓等于王奥;王百万等于王总财百万元外郞,等于有麦万石王家(元朝人王盘);王璋等于王彰;王元开等于王元凯;砖家等于瓦匠;王震斋(王阳)等于王震孙等于王振、黄正、黄王之后。
王志培如此颠覆湮灭历史,大量不明真相九子后裔参与官仓祠堂奠基、封顶、竣工、清明会等活动,已成为王守炳打压排拆三元王氏嫡系裔孙的主力军,同时也是汉奸组织不可多得的金主。
二O一六年三月二十日,王志培在奠基仪式上以主师爷身份大放厥词,散布摇言、混淆视听、诽谤攻击党和政府。后全文上网。筆者曾撰文《黔驴技穷,复避丧钟》予的驳斥。(见附件一)。
此人未参与汉奸组织,但属幕后主要操盘手。
王思德  此人是大清顺治十五年(1658)王元开后裔。此王元开与我族入黔始祖同名,无論时间、子嗣均证明与我族毫不相干。二O一二年,由于汉奸王守炳,王守华(金沙)引狼入室,王思德窃取我族《五谱》主编一职。
《五谱》公开发行至今已是近六年了,其中一些“精典”也不乏耐人寻味,比如:“王氏源流等于合族序”;“王福和刘基是同窗夕友、青梅竹马”;“王千三二十二年生子、孙两代”;“王福讳领轴就是合族,王福和领轴就是合族有误”;“仁怀思德理世系,赤诚之心族人夸”等谬误至少将流传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其恶劣形影响不言而喻。然而王思德、王守炳一帮无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以功臣自居,招摇撞骗,继续骗修祠堂。而我们众多宗亲无一人反戈一击,诉求索赔,而是束手就擒,慷慨解囊,成全一帮无耻之徒永铸族耻丰碑。
《新四谱》载文称:“《五谱》是我族历史最可耻、最可悲的一页”,官仓祠堂是第二页,或许还有第三页。内奸不绝,族无宁日。
二O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仁怀文才宗支数十人赴桐梓县城某地秘密集会,当王思德在会上展示其族谱时,王守江顺手拍下照片如云:
    “大清一统顺治十五年(1658)  十公祖从此各爨及后迁陈家塆
林祖之子君佐迁居下赤水里石挟口纲丫头居住初年
 王元开
三子艮起
一世祖王文才
胡   氏
二世祖王时贤
舒   氏
王 时 孝
王 时 茂(见《新四谱》)
彼时思德惧怕密绝败露,便伸出手掌将谱按着而留下半截黑手。照片凿穿了王思德炮制的“文才、文教属同胞兄弟”的骗局。王思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同时已给王守炳一记清脆的耳光。
二O一六年三月三十日,祠堂奠基仪式上,王守江将照片复印件部份在群众中散发引起哗然,并准备发言揭穿王思德丑行遭王守炳阻止。
此人任汉奸组织文化内涵装修委员会主任。这里我们再次警告私得,多行不义毕自毙,当心报应再度如期而至。
王守炳  此人曾称“祖籍”江西,昌龄后裔。山寨组织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遵义工作站顾问,《五谱》修谱委常务副主任。《五谱》编修可谓是“族长”发号施令坐地分脏,主编居心叵测意在合族,白痴审校蒙骗所至,纯属一场儿戏。其间王守炳曾决定将王永贤、王海州杜撰的新版“上源世系”称王忠字廷奉(无子)生始祖一文收入《五谱》讨論稿中存留,王永贤因此僭位《五谱》副主编。后被筆者赴仁怀找王思德理喻拆出。其时至今,王守炳曾多次掦言“要开除六房”,不给六房祖宗牌位,胁迫我族嫡系裔孙“捐资”建祠还要贴上异类“艮斋”标签。
同时,王守炳主编《五谱·烜祖房》族谱载文称:“我族为太原王氏后裔,至唐昌龄祖籍江西吉安,为我族之起籍。明宣德初,播州(现遵义)杨应龙等叛乱,七十七世祖王元开祖起至江西,平插入川,留守仁怀王村,后定居桐梓桑园坝,”经考证,王昌龄系京兆(今西安)人,无子嗣记载。明宣德为1426—1435年,平播(杨应龙叛乱)之役历公元1593—1600年。“七十七世祖”一说无考。(见《新四谱》)
以上作为彻底暴露了王守炳卖身投靠的叛徒嘴脸。至二O一八年清明节前夕,筆者建议能否写个认错声明在《新四谱》上刊出,以减轻其恶劣形响,然而王守炳则以为族权在手,盛气凌人,置之不理。根据《二谱·规条》及《三谱·族纲》之规定,王守炳理应开除族籍。
此人名为建委会总顾问,实为掌门人,人称伪族长。
二O一五年十一月一日,修建委员发佈《倡议书》称:“根据大额捐资情况,刻碑简历、颁发、金质、银质、铜质纪念章,……、(每户200元起,按每个男丁200元合计并刻碑记载:捐1000元以上,2000元以下者刻碑记载并附20字以内简历;捐2000元以上,5000以下刻碑记载并附50字简历;捐资5000元以上,10000元以下者祠堂题词留念;捐资10000以上,20000元以下者半幅刻碑简历;捐资20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者全幅刻碑简历;捐资50000元以上者全幅刻碑简历、留像并在祠堂立二代灵位;捐资100000元以上者全幅刻碑简历、留像并在祠堂立三代灵位)。(见附件二)
这里我们要提醒一下宗亲,竖碑立传、立亡灵牌位都是人死以后的事情。《五谱》曾明码标价出卖传记,因怕死而无人问津。捐资还要搭上人命,有谁愿干?出卖灵位就是出卖先人板板。有钱买灵位,卖灵位的老板更应优先优厚享受灵位,如此一来,祠堂完工之日就将成为侵略者叛徒内奸一伙起码三代灵位聚集之地,也是汉奸组织自掘坟墓,自 取灭亡之时,所谓祠堂“祭祖也变成真正的“祭主”—汉奸组织。汉奸组织主要成员通通死光,是罪有应得,然而祠堂经营后继无人,《倡议书》并未作出合理安排。
二、八卦九子无生父 祠堂伪造假祖宗
按传统经验,旧时祠堂是一族人即一个血缘集因的权力机关,所供奉的灵位为一族之始祖。关仓祠堂参与人员是若干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乌合之众。祠堂现在公布的捐资人员分类有乾斋,震斋、坤斋、兑斋,连我三元王氏嫡系裔孙捐资人员已贴上异类“艮斋”标签。由此证明,祠堂大厅所塑偶像为九子之“父”。然而九子是否有一个统一的生父,这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論的问题。
前文已述,九子最早出自《尚谱》。《尚谱》是明清时期,谱师专门替人伪造世系的通用道具。《尚谱》(复印件)11页载:“明英宗即位(1436)我祖起至江西……历五年庚申(1440年)为火烈荆州蛮夷造反公以八封八卦奉命南征”。这里的“祖”和“公”都是谱师预设的接点,填上谁都可以。“公以八封八卦奉命南征”与前述《因成诗句》证明,“公”与九子并非是父子关系。《尚谱》为了适应更多宗支的需求,在世系连接上已有讲究。如:王泯生王福王禄,天荣生千一千二千三等,用了一个“生”字。另一类则迵然不同,原文五十四祖为王福,五十五世祖为王锜等五兄弟,王锜等与天荣同辈,王千三是王锜的族侄,王应斋是王锜的族曾孙。王应斋生王尚光、王(马鱼)国之后,明显标有“三公后裔未详”。王志培一邦文痞把王锜接在王应斋名下,是一大错。接下来的五十六世王元佑也未注明何人所生,也不可能五人共生,五十七世王兑斋也未说何人所生。由此证明九子之父在《尚谱》中是一个预设的接点。
王志培在《黔谱》中将震斋王阳之子彦玉,通过篡改《因成诗句》更为九子之父,纯属儿戏,彦玉成了九子之父,其父震斋王阳何能成为九子之一。
据“乾斋”后裔王建昌所编《黔谱》记载:乾斋一世祖为“王乾佐字仕明,洪武二年(1369)巳酉在北京故,逝时七十八岁,生于1291年,与“公”(正统庚申1440年以八封八卦奉南征)至少长100岁。(见《新四谱》)
近年,桐梓花秋一宗支也完全放弃所谓“离斋”伪传承。习水“坤斋”尚稽”“兑斋”同时发现两支斋字以下同一共祖名“玫恭”。桐梓也有和尚稽不同源流的“兑斋”后裔,经查,这些都是后人沿袭《尚谱》雏形盲目转抄,胡编捏造的结果。如此参差不齐的九子,何能有一个共同的生父?
我族三元王氏于嘉庆十三年(1808)所修《二谱》记载:我族入黔始祖讳名元开字民康起籍西安盩厔,落业桐梓桑园坝,传辅祐两祖,始祖考妣及辅祐二祖考妣均葬于三元坝水龙岩,呈“品”字型,俗称:父抱子。《二谱·序言》中称:“且异派无乱宗之虞”明显是针对《尚谱》而言。民国三十三年(1944)所修《三谱·历代宗支》一文中,明确记载:“始祖官居总戎,辅祖官袭总戎”,以宣示父子嫡长传承关係。从此至本世纪初,我族各房和睦相处,相安无事。(见《新四谱》)。
二O一二年,王志培文痞在《黔谱》中将我入黔始祖与九子连结,畜意颠覆湮灭我族历史,扭曲丑化我入黔始祖声誉,将我入黔始祖祖籍地由西安盩厔更为江西吉安府吉水县,捏造始祖于1235年与外侄袁世盟“同镇帮国”至弘治四年(1491)“上朝”总计生活已达256年,其中又于明天顺二年(1458戊寅年)正寝一次。(见王志培编《黔谱》27、36、499页)。王志培如此疯狗般的乱咬,我三元王氏绝大多数宗亲(除内奸王守炳、王守华外)决不答应,并表示最强烈的抗议。王守炳将我族部份捐资人员贴上异类“艮斋”标签,实属背叛祖宗,卖身投靠,认贼作父的变节作为。
官仓祠堂所塑偶像与我三元王氏入黔始祖毫不相干,纯属子虚鸟有。族人虔诚祈祷,系被骗蒙昧所至,祭祀汉奸组织,可悲可笑。
三、族权复活    祸国殃民
族权  封建家族系统的权力。如在旧中国,以族长、家长为代表,在宗祠支祠系统内,用以所谓宗规,族规、家规包括残酷的肉刑以至死刑对其族人特别是贫苦农民和妇女实行统治。封建家族系统权力,通常都掌握在封建地主阶级手中。(见《辞海》)。
旧时祠堂每年组织1-2次的祭祀活动微不足道,其主要还是一个权力机关,是奴役,剥削、压迫广大贫苦农民的专政工具。
新中国成产后,人民政府根据中央颁发的《土地改革法》将祠堂及所属土地归国有,彻底鏟除了地主剥削阶级通过祠堂对广大劳苦农民的剥削和压迫,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如今,我国社会主义法制日趋完善,人民享有广泛的自由和民主权利,同时又必须用社会主义法律来约束自己,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没有超越法律的权利。旧时族长至高无上的权利已是永不复返了。凡是涉及姓氏的群众组织都是非法组织。广大族人有权自主选择,有权依法捍卫身自的权益免受他人侵害。
清光绪丁酉岁(1897年),我六房大珩祖自筹资金,父承子继,扩建新站总祠,未花族人一分一毫。
我族《三谱·族纲》规定:“上元献灯寒食节祭祀扫墓以时不得疏厥”。换言之,祭祀必须扫墓。
以王守炳为首的汉奸组织,操纵乌合之众,营造假祠堂,伪造假祖宗,演义假祭祀,唯一真的就是敛财。祠堂经济的特征就是族权黑手不断伸向弱势群体的钱包,敲诈勒索,据为已有。他们除举办各种聚会敛财外,还组织大量人员深入、仁、赤、习等县市农村、城镇、兜售传记、灵牌,肋迫群众“捐资”。例如桐梓县城一八十多的老人,月退休金就是两千块,而祠丁则三番五次上门索要,弄老人苦不堪言。楚米一八十来岁农夫,先后也捐四次近千元,预计还有人上门索要。县城郊某村民惧怕祠丁无理纠缠,便关门躲避,视如寇仇。一些族长,房长,祠丁借机将募得资金据为已有,可谓一邦牛鬼蛇神无恶不作而百姓则怨声载道。
如今,我国是法治社会,无論政府、部门、单位、都要依法行政,收费许可,特别是当今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实施扶贫攻坚,精准扶贫,而王守炳一伙,倒行逆施,肆无忌惮,非法敛财,天理何在?

              王柏松
二O一八年七月七日


 回到顶部
站长地址:温州市腾蛟镇东溪路,QQ:598362696,邮箱:ruizhenju@163.com
版权属《中华南方王氏》所有